搜索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塵肺病老人申請工傷被駁 告贏人社局后又不被認定

[復制鏈接]
查看: 4401|回復: 0

9624

主題

1萬

帖子

7萬

積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78349
掃一掃,手機訪問本帖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14 05:38:0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塵肺病老人申請工傷被駁 告贏人社局后又不被認定2019-06-14 00:18:04 來源: 澎湃新聞(上海)舉報

792
分享到:
  • [url=]易信[/url]
  • [url=]微信[/url]
  • [url=]QQ空間[/url]
  • [url=]微博[/url]
    • [url=][/url]
    • [url=][/url]


(原標題:重慶榮昌塵肺病老人申請工傷被駁回,告贏人社局后又不被認定)


易成勛。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供圖

今年73歲的易成勛跑了近兩年,去過仲裁、走過信訪、起訴過人社局、贏過官司,仍未獲得工傷認定。

由于易成勛工作過的重慶市國營榮昌長田坎煤礦(以下簡稱:長田坎煤礦)1998年進行股份制改革,重慶市榮昌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下簡稱:榮昌區人社局)曾以原用人單位 “主體已消亡”為由,駁回了易成勛的工傷認定申請。

易成勛不服,向榮昌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榮昌區法院經審理后撤銷該《駁回工傷認定申請決定書》,責令榮昌區人社局針對易成勛的工傷認定申請重新作出行政行為。榮昌區人社局后提出上訴,重慶五中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讓易成勛沒想到的是,榮昌區人社局隨后又以同樣的理由不予認定其工傷。無奈之下,他再度向榮昌區法院提交行政起訴狀,請求認定其所受傷害屬于工傷。

6月13日,澎湃新聞從易成勛的代理律師處獲悉,易成勛起訴榮昌區人社局一案已獲榮昌區法院受理,目前尚未開庭。

《職業病診斷證明書》

下井挖煤11年

易成勛出生于1946年,家住榮昌區峰高街道峨眉村。因家庭困難,易成勛只讀了一周的書便輟學在家。長大后,易成勛以種地為生。

1983年,37歲的易成勛為了生計,前往長田坎煤礦下井挖煤、運煤。他回憶說,那時一個月能掙十幾塊錢到二十塊錢,但工作環境惡劣,“那時候覺得能掙到錢就行,根本不知道啥是塵肺病。”

在煤礦干了11年2個月后,1993年6月,煤礦要精簡人員,易成勛“下崗”回家,重新干起了種地的老本行。他稱,此后未繼續從事可能導致職業病危害的工作。

1998年,長田坎煤礦進行股份制改革,成立榮昌縣長田坎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榮昌“撤縣設區”后,該公司的名稱變更為榮昌區長田坎礦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長田坎公司)。

經原榮昌縣國有資產管理辦公室確認,長田坎煤礦的565.85萬元凈資產用于企業轉制經營和安置在職及離退休職工,由改制后的長田坎公司按規定辦理財產、債權、債務承接。

易成勛稱,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經常感覺不舒服,到醫院一查,醫生告訴他肺里有“灰”,并建議他到大醫院檢查下,看看是否患有塵肺。

2017年7月,易成勛前往重慶市第六人民醫院檢查。此后,易成勛踏上了近兩年的“工傷認定路”。

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作出的行政判決書(部分)。

人社局駁回工傷認定申請

因為沒有單位介紹信、勞動爭議仲裁書、有效勞動合同的任意一項,易成勛沒有拿到診斷結論。

隨后,易成勛向榮昌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仲裁委”)遞交勞動爭議仲裁申請書,請求確認其與長田坎公司于1983年至1993年之間存在勞動關系。

2017年8月31日,仲裁委作出不予受理通知書,理由為易成勛請求確認的主體與長田坎煤礦沒有權利義務承繼關系。

12天后,易成勛前往榮昌區信訪辦信訪。在榮昌區人社局、榮隆鎮政府的協調下,易成勛再次前往仲裁委確認勞動關系。

這一次,仲裁委受理了易成勛的申請。同年12月13日,仲裁委認定易成勛曾在長田坎煤礦工作,但其與長田坎公司不存在勞動關系,因此駁回了易成勛的仲裁請求。

重慶市職業病防治院于2018年2月3日作出的《職業病診斷證明書》顯示,易成勛的工作/委托單位為長田坎煤礦,診斷結論為“職業性煤工塵肺叁期”。

拿著診斷證明等材料,易成勛向榮昌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2018年3月22日,榮昌區人社局作出《工傷認定申請不予受理決定書》,決定不受理其提出的工傷認定申請。

同年6月21日,易成勛再次向榮昌區人社局申請工傷認定。7月5日,榮昌區人社局作出《駁回工傷認定申請決定書》。該決定書顯示,經調查核實,你(注:易成勛)所申請的用人單位長田坎煤礦已于1998年進行了股份制改革,主體已消亡。你的申請不符合工傷認定受理的條件。

法院撤銷駁回工傷認定決定

易成勛不服,起訴至榮昌區法院。榮昌區法院作出(2018)渝0153行初69號行政判決。判決書顯示,該院認為,榮昌區人社局徑直以原用人單位 “主體已消亡”作出其“不符合工傷認定的受理條件”的認定,明顯無相應法律依據。

法院判決撤銷《駁回工傷認定申請決定書》,責令榮昌區人社局針對易成勛的工傷認定申請重新作出行政行為。

榮昌區人社局不服該判決,向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五中院”)提起上訴。今年4月11日,五中院作出(2019)渝05行終48號行政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判決書顯示,本案的訴爭焦點為用人單位法律主體資格存續是否應當作為工傷認定的前置受理條件。

對此,法院評析認為,依據《工傷保險條例》和《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可知,工傷認定的相關規定均未將用人單位主體仍然存續作為申請工傷認定的前置受理條件,也未將申請工傷認定時原單位主體消滅作為工傷認定受理的例外情形。

法院認為,本案中,榮昌區人社局在受理易成勛提交的工傷認定申請材料后,應當就其是否符合法定的受理要件進行審查,在申請材料符合法定條件的情況下,進而對其離職后是否再接觸職業病危害作業、其所患職業病是否與在原用人單位工作存在因果關系等問題進行核實,不應徑直以原用人單位 “主體已消亡”作出其“不符合工傷認定的受理條件”的認定。

判決書指出,《工傷保險條例》的立法目的是“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職工獲得醫療救治和經濟補償”,如果將用人單位法律主體資格存續作為工傷認定的前置受理條件,那將不可避免的發生用人單位為了逃避責任而在工傷事故后惡意注銷工商登記的行為,這也背離了立法初衷。

關于《工傷保險條例》溯及力的問題,法院認為,易成勛請求對其在《工傷保險條例》實施以前受到的傷害申請工傷,可以適用《工傷保險條例》的相關規定。

綜上所述,重慶五中院認定,榮昌區人社局以原用人單位 “主體已消亡”作出其“不符合工傷認定的受理條件”的認定,沒有相應法律依據。

人社局敗訴后又作出不認定工傷決定

重慶五中院作出的判決生效后,易成勛原以為自己的工傷認定申請沒啥問題了。讓他沒想到的是,榮昌區人社局仍以“用人單位已經不存在”為由不予認定工傷。

榮昌區人社局于4月29日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顯示,1998年,長田坎煤礦改制后,原重慶市國營長田坎煤礦主體消亡。易成勛所患職業病因其所申請的用人單位已經不存在,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第六十一條、《工傷保險條例》第十四條(四)項規定,不屬于工傷認定范圍,現不予認定為工傷。

《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病防治法》第六十一條規定:用人單位已經不存在或者無法確認勞動關系的職業病病人,可以向地方人民政府醫療保障、民政部門申請醫療救助和生活等方面的救助。地方各級人民政府應當根據本地區的實際情況,采取其他措施,使前款規定的職業病病人獲得醫療救治。

易成勛的代理人、重慶壹冰律師事務所律師胡建樹表示,《職業病防治法》與《工傷保險條例》是不同的部門法,屬于不同救濟的渠道,兩者之間互不排斥。

胡建樹稱,工傷認定解決的是職工在工作中受傷的性質認定,易成勛受到的傷害是否系工傷問題屬于事實和性質認定問題,不因用人單位注銷而喪失。“五中院的生效判決說得很清楚,如果將用人單位主體存續作為工傷認定的條件,不可避免出現用人單位為了逃避工傷責任而惡意注銷,這明顯與立法初衷相悖。”

之后,易成勛向榮昌區法院提交行政起訴狀,請求撤銷被告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的具體行政行為,并依法認定原告受傷害屬于工傷。榮昌區法院于5月8日作出的受理案件通知書顯示,經審查,起訴符合法定受理條件,該院決定立案審理。

目前,榮昌區法院尚未開庭審理此案。

易成勛告訴澎湃新聞,因為患塵肺病,他一年要住兩次院,每次花費四五千元。此外,他每個月買藥的錢要近千元。易成勛希望能盡早獲得醫療救助和經濟補償。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責任編輯:李琮_B11284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熱門圖文
精華帖子
熱門圖文

版權所有:中國酒城網          備案信息: 蜀ICP備08104608

Powered by Luzhou.net! X3.4 Licensed Tamplate By 中國酒城網  © 2008-2016 Luzhou.Net.